妖王家的酱油组_

一个粉丝滤镜三千米厚的死忠叶吹型清水写手
all叶纯食,韩叶双叶伞修友/亲情向注意
堆图小号@sauce

【all叶】非典型联觉症(下)

·轻喷

·时间线混乱的日常

「愿你也能与之共享」
「他所感的斑斓世界」

(ps:私设叶神听到声音嘴中会尝出食物的味道,「联觉」可转百度搜索)

6.
房间很暗,拉拢窗帘间的一条小缝隐隐投下一缕光来,可以窥见远处山麓的零星亮光。靠着窗户的床柜上开着一盏读书灯,一晕的暖橙色灯光打在叶修身上,钩出了一道影影绰绰的边。

王杰希一只手搭在枕头上,支着头看着叶修,就着灯光数着叶修的睫毛。

叶修的睫毛很长,像是小勾子一样向上翘着,随着他的呼吸起伏微微抖动,挠的王杰希心里有点痒。

于是他的头微微向前,轻轻撩开叶修的刘海,在他的额上烙下一吻,浅尝辄止,像是轻飘飘的羽毛。

如果现在吻醒叶修,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他会因为得不到空气补给而醒来,眉头会微微皱起,他粉红的舌尖会拉出细长的津液,他的睫毛会像蝶翼一样上下扑闪,那双湿漉漉的眼睛里氤氲着金色的雾气,像是小猫一样微微眯起。

王杰希头微微后仰,电子钟上的4:58发出淡淡的莹蓝色的光。

于是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出国那段日子因为倒时差的缘故叶修的睡眠质量很差,他又是领队,天天对着各国选手的视频资料恨不得通宵达旦,而他们也知道他是一个怎样认真负责性格倔强的人,每每到了睡觉的时候总要一群人连番上阵才能把他拖去床上。

王杰希到后来才知道,在第八赛季的那个全明星周末,他的无言付出,也被这个人察觉,在无人响应的赛场献上了唯二的赞美掌声。

王杰希一直觉得他很幸运,他的付出和牺牲得到了应有的理解和筹报,他有值得信任的团队,有足够优秀的继承者。而付出比起他来有过而不及的叶修,却要遭受团队分崩离析的苦楚,不受人们理解,被众人谩骂,被战队抛弃。

王杰希有多爱他,就有多心疼他。

可是叶修不需要任何一个人的心疼。

他忽然想起了某个冬天,那时的叶修仍叫叶秋。微草客场嘉世,他作为备受期待的新人随队出征,却惨败于那时仍然意气风发的嘉世斗神的战矛之下。

在通往赛场的通道里他与队友迎面遇上了嘉世的队伍,他面上不露声色的寻找着叶秋,直觉却告诉他——叶秋不在。

那时的他心里涌起了一丝隐约的失落,却因为落下了手表回身,看到了蹲在选手通道默默抽着烟的叶秋。

影影绰绰的火光照亮了他的面容,叼着烟的唇形无比优美。

是他。王杰希自己也为自己的判断感到错愕。明明面前的人没有穿着嘉世队服,而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嘉世那位赫赫有名的小队长,但是当他的视线落在那个人的身上,他就再也移不开眼了。

于是他叫到:“叶秋前辈。”

那人似是没想到有人会认出他,微微睁大眼睛看着他的样子有点可爱。

“林杰家的孩子……没见过啊,青训营的?”

王杰希点了点头。

叶秋眯着眼将头探向他,王杰希心里跳了一下,然后叶秋忽然笑了一声。

“哈……”他的吐气声在空旷的黑暗里显得突兀而又自然,有轻轻的回声在通道里转折碰撞。

“……前辈?”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好玩的事,下次有机会就讲给你听吧。”叶秋忽然直起身来,拍了拍衣服。

“不过现在,我得走啦。”他与王杰希错身而过,在那一瞬,他伸出手拍了拍王杰希,像是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然后薄薄的声音便擦着王杰希的耳朵,消散在了空荡的通道里。

“你以后的路大概会很难走,所以加油吧。”

他后来的确是很苦。初出茅庐就担负起微草的未来的他,终于还是没有辜负那位高瞻远瞩的初代队长,无可阻挠的,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王杰希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叶修,像是在和谁置气一样,嘴角悄悄扬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

他实在撑不住了,嘴无声的张开,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

他轻轻的凑过去吻上叶修,舌尖轻盈的扫过一圈,很快退了出来。

他满足的轻叹一声:“我爱你,叶修。”

叶修朦朦胧胧的感觉到有一丝苦味漫入他的口中,而入口即化的奶油伴着抹茶独特的甜味,厚重而温柔,像是一片羽毛轻飘飘落在了他的心尖,悠悠的打了个旋儿。

于是他把头在枕头里埋得更深了,而王杰希看到这样的叶修笑了笑,探身关掉了灯。

“晚安。”

7.
张佳乐心虚的把他和叶修的口罩往上拉了拉,确认就算是大孙来了也保证认不出来,才小心从猫眼里看了一眼,确认外面没人后,才拉着叶修的手从门里走了出来。

叶修看他这样儿,嗤笑一声:“用得着这么夸张吗乐乐,你不会是上次在机场被粉丝们追怕了吧~”

张佳乐一听到他说这件事就差点炸毛。其实事情的起因很简单,那次他和叶修溜去澳大利亚去找吴雪峰玩,回来的时候却因为叶修一个脑抽摘下了墨镜被粉丝追了三条街,差点跑断腿才窜到了条小巷里摆脱了追兵,被得到消息匆匆赶来的孙哲平救了下来。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张佳乐幼稚的咧了咧嘴,张牙舞爪的扑到叶修身上,托起他的脸使劲揉了揉。

草莓味的奶油在嘴中化开,但是汽水的味道却与也同其奇妙的混合在了一起,恰到好处的甜与薄薄的奶香,微暖的醇厚与浅薄的冰凉,叶修忍不住舔了舔牙——简直是犯规级别的好吃啊,乐乐的声音。

叶修嘴唇一翻,拍开了他的爪子:“那哪能怪我啊张佳乐大大,谁叫你给我的墨镜那么大,在我脸上晃晃悠悠的难受死了。”

“你就得了吧。”张佳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不习惯戴墨镜就直说,那墨镜分明是叶秋的,他的东西带在你脸上还能大?”

叶修挑了挑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张佳乐猝不及防地猛拉下帽子。

他抬头就看见张佳乐两指夹着手机晃了晃,逆光冲他眨了眨眼:“我去开车,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阳光在他束起来的发上镀上了薄薄的浅金色光晕,眉眼间都是柔软的笑意。

奇妙的奶油味像是涂抹在吐司上的黄油在空气中发酿,叶修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推了推他的肩,像是故意似的拉长语调:“快点——”

张佳乐一边跑一边回头冲他挥了挥手,风敲击碰撞着两侧笔直苍翠的竹林,在他身上漏下暖黄色的光斑。竹叶晃动的沙沙声像是大海拍案连绵不绝的波涛。伴着植物清香的柔软米饭是温润的糯香,叶修无意识的咀嚼着,比起松柏的声音——苦涩的茶叶而言,果然竹子的声音是最好吃的啊。

其实当叶修看到面前的黑色山地车是拒绝的。

“……你确定我们要乘这个去‘游湖’?”叶修仿佛变成了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张佳乐奇怪的撇了一眼叶修:“难道我还要开车去啊——快点上车。”

失去梦想变成咸鱼的叶修还想要垂死挣扎一下:“我很重的!”

张佳乐扬了扬眉:“放心好了,我车技很好的,绝不会让你摔下来。”

“……”叶修认命的坐上车,哇这车还在晃,他紧张的搂住了张佳乐的腰,“那我的命可就交给你了。”

张佳乐好像是笑了一下,他安抚似的摸了摸叶修的手,面颊上的笑意被云层漏下来的光照的很温柔。

“走啦——”

The end.



虽然乐乐那篇短了点(还有些没写

但是实在是写的很开心啊♡

有史以来第一篇真正意义上完结的all叶文!(你还好意思说

【all叶/账号卡叶】花事(一)迷迭香①喻叶


·一叶之秋/君莫笑为私设注意,性格略黑化注意

·回忆杀众人已交往前提注意,叶神失忆前提注意

·he


「Gone with the wind.」

Flowers.01

他闻到了一缕很淡很淡的香味,像是花香,似曾相识,影影绰绰在他鼻尖浮动。

可这不对。

他潜意识的皱眉,鼻子也随着抽了抽。他的身体是无法容忍花朵存在的,所以他们也绝对不会将与其有关的任何事物带回家。毕竟就算是一点点空气中浮动的花粉,也可以让他的皮肤出现显眼的红点。

……他们?
他们……是谁呢。

叶修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像是轻轻飘在高高的云层之上,又像是浅浅浮在了无波的海面。

有阳光从薄薄的云层间漏了下来,海面上的粼粼波光闪着碎金般的光。


然后他就醒了。

刚从深层睡眠中苏醒的叶修潜意识的吸一口气,却发现那口气哽在他的腔肺不上不下。胸口好像压了块大石头,阻碍着他气体交换的那一点上下起伏。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的身上好像是压着点什么。

他艰难的活动着脖颈,视线慢慢下移。

……?

他的胸口好像有……两个毛茸茸的脑袋?

叶修眨了眨酸涩的双眼,用力抬了抬手臂,可是那两人皆以像极四爪章鱼的姿势将他牢牢禁锢,双手双脚都被紧紧搂住。

叶修:……

“Good morning ,Master.”

而下一秒,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那两人就抬起了头,他们一模一样的精致面容上露出了漂亮至极的笑容,他们同时开口,相似的声线微妙的重合在一起,语气就像是在撒娇的孩童。

叶修:……啥?

“Master,你还记得我/我是谁吗?”他们的话语是吐字清晰的抑扬顿挫,是介于孩童与少年间的好听嗓音。

叶修用力眨了几下眼睛,好像在他睡着前他们说了些什么……没印象了。

于是他诚实的摇了摇头。

少年们看上去毫不惊讶,只是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就自然的拉起叶修的左/右手,按到自己的胸前。他们微低着头,动作轻柔到甚至可以说是小心翼翼,然后一字一顿的说:

“我是一叶之秋。”

“我是君莫笑。”

「我是」后面的两个名字微妙地错开了,叶修便可以清晰的知道他们分别是谁。

“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叶修胸口突然疼了起来。他无意识的念叨着这两个名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顺理成章的熟悉感,只是开了第一个字音就可以熟稔的接下去,明明脑中一点印象也没有,身体却仿佛已经将它们深深的记住了。

可是……为什么呢?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

他努力的想要想起点什么来,记忆却好像蒙上了一层薄雾,它似乎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

而下一秒,就有两只手指按到了他无意识皱起来的眉,轻轻的帮他揉平。

“Master,你失忆了。”

窗外有不知名的花垂下枝藤,借着日光在随风吹起的白色窗帘上投下了斑驳的影子。

装修精美的房间里安静无声,只有风微微鼓动的呼呼声。

“……这样啊。”

一叶之秋莹白的长发在床上披散开来,在阳光下反射出细微的耀眼白光。

“不过没有关系哦,Master。我们会帮你找回记忆的。”他们又是同时开口,有着像是双生子般的默契。

记忆是可以找回的吗?叶修内心却没有丝毫的怀疑,他就像是已经认识他们很久很久,就连这种仿佛是天方夜谭般的话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

“那要怎么找回呢?”

“你需要去完成「任务」,Master.”

“什么……「任务」?”

“Master,你喜欢项链、手环还是耳环?”他们俩却没有回答叶修的疑问,而是换了另一个奇怪的问题。

“……手环吧。”如果一定要选的话。

“好。”

然后世间一切仿佛都戛然而止,眼前的便是铺天盖地的耀眼白光。

在闭上眼睛的时候,叶修感到他们探在他的耳边,唇瓣张合间呼出的热气附在他的耳廓上,好听的几乎雌雄莫辨的声浪酥酥麻麻扫过心头:

“那么祝您旅途愉快,Master.”


有温柔的日光洒在他的脸上,暖洋洋的像是面包烘烤好时烤箱的一声「叮」,奶油的香味在空气中发酿,仿佛世界都晃荡着焦糖松松软软的甜味。

叶修张开了眼。

在他睁眼的刹那,好像有风从他背靠的树的枝叶间穿过,树叶与树叶、树枝与树枝哗啦啦唱起了歌,钻进他的耳中成了笑音模糊的低吟浅唱。

“Master,欢迎来到第一个任务世界。”一叶之秋和君莫笑辨认性极高的声音变突然响起。

叶修顿时清醒了。

他向四周望了望,却发现面前空无一人。

“……你们人呢?”

“Master,我们在任务世界不方便出来,所以以后会以手环的形态来帮助Master.”

叶修低头看了看,的确,左手手腕上有一个精致的莹白色手环,看不出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在日光下吞吐着银白色的光。

“那么现在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你们是谁,以及所谓的「任务」是什么了吧。”

“Master,与我们对话的时候你不用把话说出来。我们可以读取你想要「说」的意识,但是并不能读取其他的脑内想法,这点请你放心。所以如果想要问我们什么的话,直接在脑中叫我们一声就好了。”

他们几乎浑然一体的声音顿了顿,再次开口时,便只有一个人的声音了。

明明他们的声音一模一样,但是为什么我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分辨出来呢?

大概是因为语气吧。

一叶之秋相较于君莫笑略显清冷的声音说到:“Master,我们是谁很难说明,不如说是失忆的你大概不会明白。所以你只要明白一件事就好——”

“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帮助你。你是我们选定的主人,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会在你身边。”

叶修心里忽然像是被塞了一团棉絮,随着他的呼吸起伏,软软的,轻轻的。

“但是Master,”叶修仿佛能想到一叶之秋一脸严肃的说话的样子,“有一点,请你一定要记住——”

“一定、千万——不要让手环严重损坏。”

“不然Master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们了哦。”君莫笑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明明话语像是无关紧要的警告,但是叶修却听出来了他语气中微妙的在意与重视。

“好。”他摩娑着手环,试了试把它摘下来,手环却紧紧贴合着他的手腕,不紧不松,恰到好处的位置。

“「任务」其实是一种帮助Master恢复记忆的方式而已。但是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哦,Master.”

“如果「任务」完不成的话,Master你——就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那么Master,是否立刻开始第一个任务?”他们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听不出喜怒,像是被涂抹在海面上的泡沫,轻盈的幻灭于叶修的耳畔。

“是。”

“任务地点确认——【伦敦】”
“任务目标——【喻文州】”
“任务物品——【迷迭香】”



我……填坑了……



【all叶】非典型联觉症(中)

·轻喷

·时间线混乱的日常

「愿你也能与之共享」
「他所感的斑斓世界」

(ps:私设叶神听到声音嘴中会尝出食物的味道,「联觉」可转百度搜索)

4.

叶修翻了个白眼,迅速夹了个生煎塞到黄少天嘴里,终于给世间一个清静。

叶修长叹一声。

虽然柠檬苏打水的确很清爽、很好喝,但是任何一样食物当你重复千百遍连续不断的被强制品尝后,大概也会避之不及吧。

大概以后我闻到苏打水的味道就想吐了吧,叶修这样第无数次想到。

黄·等于五百个女人·少天气鼓鼓地瞪了叶修一眼,艰难的嚼啊嚼,终于把最后一口咽了下去便恶狠狠朝叶修道:“你是想堵死我吗!”

一杯水便递到了他的手边。

待黄少天喝完一口又想说些什么,一个虾饺便又塞到了他的嘴里。

黄少天:……

叶修看他这样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立刻大爆手速拿起一旁黄少天的手机拍下来发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_^前辈看起来很开心呢。」

叶修反倒有些惊讶,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笑着回了他。

「叶修:文州你是怎么从一张少天的照片里看出我很开心的?[皱眉]不过文州大大你不是还在蓝雨处理事务吗,小心我去你老板那里告你消极怠工哦。[微笑]」

发完也不等喻文州回复便迅速下了qq ,从相册里删了照片,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

“老叶你刚刚拿我手机干嘛呢,”黄少天喝了口水,也没怎么在意,一只手支在桌子上撑着头,歪头看着叶修,“你定的几点的机票?”

“晚上九点。”叶修伸了伸懒腰,懒洋洋地摊在沙发上不动了。随着黄少天的话语,柠檬苏打水淡淡的酸味在他的嘴中蔓延,但冰凉的甘甜很快便从喉间向下冲去,便只有微甜的清爽在他的嘴中安营扎寨。

黄少天见状便从沙发那边挤了过来,蹭了蹭叶修,“老叶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就不能留下来过夜吗?”

叶修挑了挑眉,推了推黄少天,到也纵容了他这个不太适宜的亲密举动:“不能,晚了老板娘要骂人的。大热天你挤过来干嘛……中饭外面还是家里吃?”

窗外深深浅浅的浅蓝色铺满了整个天穹,有几朵絮状的白云悠悠的飘荡着。

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窗,洒在叶修身上,让他有了那么一点透明的意味,连同唇角未消散的笑意也模糊了起来。

黄少天自然的半靠在他身上,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舞着,透亮的光将他手指细小的绒毛显得纤毫毕露。

“你刚吃饱又想着中饭啊……队长说他中午回来做饭,问你想吃什么?”

“红烧鲤鱼……煲仔饭。”叶修掰着手指头懒洋洋说到。

黄少天飞快发给喻文州后便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现在才六点半……正好我今天休假,我们去约会吧。”

叶修嘴唇一翻:“那文州怎么办?何况这么热的天出去是想要热死我吗?不去。”

黄少天视线上移,看了看窗外热烈的日光,此起彼伏的蝉鸣从玻璃窗里透了进来,还可以听到声嘶力竭的余音。

“队长肯定不会介意的,毕竟上次夏休他不是去找你了嘛。那我们回家吧,在荣耀里约会也成。”

说着他便站起身来,拍平皱起的衣褶,给叶修递了一只手。叶修借力站了起来,抬起手臂遮了遮虚幻的阳光,回头对着黄少天扬眉一笑:

“好啊。”

柠檬苏打水果然是饭后清嘴第一良饮啊。

5.

叶修倚在巨大的深灰色木柜上,看上去懒洋洋的。他轻叼着烟,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头微侧着,微长的黑色刘海轻轻扫过下垂的眼睫,双唇间的火光明灭,在一片黑暗中映照出他形状优美的下颌与微微露出点牙齿的上下唇瓣。

周泽楷怔怔的看着叶修,那只拿着杯子的手悬在空中,杯中的牛奶飘散着若有若无的白气。

叶修像是注意到了他,唇角微挑,对他说:“小周。”

薄薄的白色烟雾从他眼旁抚过,他纯粹的金色眼睛里跳跃着明灭不定的橘红色火光,眼中蕴着一个小小的亮点,像是升着一轮小太阳。干净的仿佛不染纤尘,容纳着窗外沉寂而又喧闹的万家灯火。

“怎么不开灯?”周泽楷这样问道,却没有随之打开伸手可触的电灯开关。

“刚刚在发呆。”叶修上前走了几步,顺手接过周泽楷递来的牛奶,将烟压灭在前面桌上的烟灰缸里,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焦糖玛奇朵略甜的苦味和牛奶的奶香味奇妙的混合在了一起,叶修轻轻扫了一下牙龈,他盯着玻璃杯的内壁发呆,沐橙倒是很喜欢焦糖玛奇朵呢,如果她也像我这样说不定会被小周用声音拐跑……如果小周话再多一点就好了,最好和少天中和一下,再加上文州的蓝莓黑森林和大眼儿的……完美!

周泽楷给完牛奶后就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叶修。

叶修在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会变得特别安静。这种安静不是指他一句话也不说,存在感也降到冰点的无声无息。恰恰相反的是,他安静的时候像是在黑暗中孑然摇曳的烛光,那样悄无声息,却又让人移不开眼。仿佛怀抱着一腔的意气风发少年热忱,但又不紧不慢胜券在握。

他迷人的地方就在于他在明知付出不一定会获得等价的回报的前提下仍能投入绝对的精力。平日里明明一直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死宅模样,但真正决定做一件事时又专注到一种可怕的程度,始终带着那么一点纯粹的少年心性和撞破南墙不回头的倔强。

周泽楷最喜欢的就是他这一点。

叶修喝牛奶的模样很好看。叶修身上有一种刻入骨髓的良好教养,比如他在乘扶梯时会自觉靠右、吃东西时不会发出声音。叶修的吃相很好,这时候的他会流露出那么一点与平时截然不同温顺的意味来,即使吃的很快,一举一动都无意中透露出一丝无声的优雅。

他微微垂下头喝完了牛奶,随手将杯子放在桌上,便懒洋洋的靠着桌子侧头看向了窗外。

周泽楷瞥了一眼杯子,嗯,果然是一滴不剩。

于是他也侧过头看着窗外。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向是很安静的。

倒也不是因为周泽楷不爱说话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叶修本身也是个很懒不爱说话的人,但更多的是因为他们俩在生活方式甚至是为人处事上的无言默契。

窗外的夜景很美。

各色的霓虹灯照亮了整个城市,勾勒出了分明的交界线,窗外车水马龙人流交织,哄然的嘈杂被阻隔在窗外,只有一星半点的片言只语在高楼的消融下存活。

周泽楷看了一会便慢慢走到叶修身后,环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闷闷的说:“瘦了。”像极了孩子生闷气般的撒娇。

得,焦糖玛奇朵的甜味开始泛苦了。

叶修把手搭在他的手上缓缓摩挲着,语气中带上了一点哄人般的笑意:“这不是没办法嘛,我们兴欣才刚起步,我需要操心的地方可多了。不过我会注意的。”

周泽楷把头又往下埋深了一点,叶修的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淡淡的烟草味。

“轮回这个赛季打的很好啊。”叶修站了一会儿就没什么力气了,带着周泽楷往沙发上移。

周泽楷坐上沙发,让叶修躺到了自己身上。叶修顺势一躺,抬头便刚好可以对上周泽楷如同黑曜石般的漂亮眼睛。

周泽楷低头看着叶修头顶小小的发旋组织着语言,房间里便只有空调带着湿意的嗡嗡声在循环播放。

“……会得冠军。”

“哈……野心不小嘛。”叶修轻笑一声,“等着哥回来虐你吧。”

“……前辈,加油。”

焦糖玛奇朵的奶油化开,温热的液体从喉头淌过,在心头打了个小转。

叶修愣了愣,转而笑了起来,他抬头撞上猝不及防的周泽楷,伸手揉了揉他的脸,漂亮的下眼垂里氤氲着金色的湿气。

“好。”



稍微改了一下……还有两个人。

可以猜猜看w

(没有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咸鱼作者就要死了x说起来喻黄叶真的就那么冷吗qvq那我就只能自割腿肉啦


【all叶】非典型联觉症(上)


·轻喷


「愿你也能与之共享」
「他所感的斑斓世界」

0.
叶修从小就知道,自己与他人与众不同。
将他的症状通俗来讲,大概就是脑子有病。

1.
叶修是一个怪人。
这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从出生的第一声啼哭后便不像其他婴儿一样不时以嚎啕大哭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在大人拿来玩具时也不会吮着手指吸溜口水傻笑。


他永远只是安静的望着天花板发呆,亦或是闭上眼睛,在大人细细碎碎的交谈声中沉沉入睡。
就算是因为大人疏忽而忘记了喂奶,他也只是轻轻地发出小猫般的呜咽声,然后睁着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如一泓秋水般干净澄澈。威严如叶父也只有边捂胸边泡奶粉的份。


但若想让他笑,其实也很简单。


在同胎弟弟叶秋哇哇啼哭的时候,叶修总是眯着眼睛,小小的嘴角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那便是在笑了。


幼时的叶修笑起来还是很可爱的。就像是餍足的小猫,懒洋洋的半阖着眼,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那模样出现在一个婴儿脸上显然是十分稀奇的,但在叶修肉嘟嘟的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却真的可以说是十分可爱了。


就像是吃了可爱多似的。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知道善用卖萌这一必杀技,叶修在大院里一直是很吃香的。


就算叶家实行穷养政策,严格规划叶修叶秋每星期的奶糖量,叶修还是每次都可以在看似严厉的保姆手中得到比叶秋多一倍的糖。

叶修嚼着大白兔,弹了弹气鼓鼓的叶秋,歪着头问他怎么了。


叶秋被弹后果然炸了毛,他恶狠狠的瞪了叶修一眼,扭过头去不说话。


啧。


叶修老神在在地摇了摇头,把叶秋原本整整齐齐的头发揉的乱作一团,似笑非笑。


“嫉妒哥哥我的人气了?”
“才……才没有呢!”


好的,在叶哥话下破功的小秋秋这回不瞪人,改转红耳朵了。


叶修摸了摸下巴,觉得叶秋这幅模样甚是可爱。

但这时的叶修还只是一个有点狡黠但本质还是十分纯良的好少年,他虽然觉得可爱,但还是没有继续逗下去。


当然,如果是大叶修的话就不一定了。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掏出糖果、拆掉包装、喂入叶秋嘴里这一系列动作,速度之快动作之准简直就像是为了日后打游戏的高超手速埋下伏笔。


叶秋的脸瞬间爆红,也为他日后兄控属性的开启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一石二鸟一举两得。


不愧是叶神。


啪啪啪。

2.
叶修懒懒散散的倚在苏沐秋的身上,对着他游戏里正在制作的武器大有一番指点江山的意味。


“你做完这单后我要吃糖醋排骨。”


叶修砸吧砸吧嘴,自从来到杭州以后,他一直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他当年在北京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想想东坡肉荷叶粉蒸肉西湖醋鱼糖醋排骨龙井虾仁,他就觉得自己以前在帝都只能吃灰尘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地用力戳了戳叶修,语气中满是恨铁不成钢。


“没钱。”
“所以你做完这单不就有钱了?沐橙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要吃肉来补补了。”


叶修一边说,一边觉得苏沐秋的声音真好听。
也很好吃。


唔……叶修心不在焉的敲着键盘,心中有的没的想着——叶秋的声音是牛奶味的、妈妈的声音是红茶味的、爸爸的是龙井茶味的……想到这叶修心里吐了吐嘴,又苦又涩,难吃。


小点的是草莓软糖——好好吃的,就是有点腻。


沐橙是橘子味的——和她的名字也是很和,酸酸甜甜,就像是她本人一样甜美乖巧,但偶尔也会任性一下。


而沐秋——叶修抬头看了一眼觉得叶修的话很有道理正在激烈挣扎的苏沐秋,就像是偷吃到糖的孩子一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茉莉花的味道。


很香、很甜。


很美好。


苏沐秋抬头看着偷笑的叶修,心中也不恼。只是觉得他的小少爷笑起来的样子可真好看。


他可以看一辈子。



叶修看着电脑上荣耀的最新公告,心里顿时一声疙瘩。


他急匆匆的跑出房去,跑到他们常来的网吧里,看着专注看着电脑的苏沐秋,心中没由来的慌乱起来。


叶修戳了戳苏沐秋,小声问他有没有看过荣耀的公告了。


苏沐秋没有回答。


叶修抿了抿唇,他知道苏沐秋在『千机』的上面花了多少心血,对于散人这一职业赋予的期待又有多高。


就连他这半个旁观者,想想就觉得心里好像被针扎了一样,疼痛在心尖一点一点蔓延开来。
那他该有多疼。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叶修竟也有些逃避似的不敢去想。


仿佛时间也凝固了,慢慢层累着寒冷的气息。
直到一束光撒进来,小小的隔间也被照的光辉烨烨。


然后苏沐秋就慢慢转过头来,缓缓扬起一个微笑。


他说——


一切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一时间叶修只觉得天地仿佛也被铺天盖地芬郁无端的茉莉花香所笼盖,那样深重的香味简直快要让他窒息。


但是他却差点红了眼眶。


他扑过去抱住苏沐秋,一字一顿的说:


“好,我陪你从头再来。”



3.
喻文州笑着问叶修:“要喝什么?前辈。”


叶修懒洋洋的摊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随便,只要不是茉莉花味的。”


喻文州本来已经伸向茉莉花茶茶罐的手顿了顿,然后转身对叶修歉意一笑:“抱歉前辈,没有茶叶了,白开水可以吗?”


叶修点了点头,忽然对面前这个谦和有礼的后辈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当然,主要还是对他的〖味道〗。


唔唔唔这个超级好吃。


是蓝莓黑森林呢!


叶修对他的初始好感度在喻文州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立刻飙升了五个百分点。


倒水声的味道一直难以形容。

就像是被稀释过的柠檬水,淡到极点。


嘉世小队长砸吧砸吧嘴,心中第无数次吐槽着自己的特异功能。

又不能吃饱,要它何用。


小队长鼓起两颊往里吸气,一旁的喻文州看着好笑,心中那一点点惨败的抑郁也不知不觉消散殆尽。


他递过水,看着一整摊摊在椅子里就像要化成水的嘉世斗神,心中被异样的情绪填充着。


那么多复杂的情感,像是那一点点微妙自欺欺人的迷茫与不安、影影绰绰的酸涩与疼痛与见到联盟联盟斗神的……说是是喜悦也不为过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像是单纯的白开水染上层层蕾蕾的灰色,却又有绚烂的红色参杂。


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呢。


喻文州想,心里好像有一个小人在轻笑。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呢。


那个荣耀里威风凛凛的嘉世斗神。


他这样想着,转身问向叶修:“前辈如果现在去食堂说不定还可以吃到副队做的饭呢。”为什么要跟来我的宿舍呢。


叶修眯着眼似笑非笑,像是知道喻文州的内心吐槽,语气十分的欠揍:“为了不让被前辈惨虐的后辈从此失去信心躲在被子里哭鼻子,我这才痛下决心来安慰后辈啊。


你们副队的饭全是蔬菜以及蔬菜绿油油简直是拿来喂兔子的谁要吃啊。


被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嘉世副队宠上天的小队长这样任性的想到。


喻文州闻言,露出了一个非常好看的微笑。


“那我给前辈下面条吧。”


“好啊。”叶修完全没有意识到吃人嘴短这一点,一边暗搓搓吃着蓝莓黑森林,一边有些讨好的对喻文州笑了笑:“文州啊,给我多加一个蛋好不好?”


“好。”



额……先放一点吧

【all叶 /账号卡叶】 花事

Flowers.0

      叶修做了一个梦。

      他的梦境里是一片苍茫无际的白色,视野里充斥着耀眼而不灼人的白光。他找不到起点也找不到终点,想要说话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意识混混沌沌的分不清哪是现实哪是梦境,只能漫无目的地朝前行走,身躯沉重步伐缓慢,几乎不堪重负。

      直至有一道闪念从脑海中划过,整个世界好像刹那间褪去所有色彩,而骤然出现的“他”周身却还散发着莹白的光芒,温柔的牵起了他的手。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现在发生的所有事他都可以理解,但好像思维停滞无法思考,在下一秒就将它们全部忘掉。

      他只是潜意识的觉得,“他”是要带他走出这片空白,并且好像理所应当的相信着“他”。 

      叶修感觉有人在他耳边轻柔的“呵” 了一声,带着愉悦的纯粹笑意,温热的气息在他的耳垂抚过,慢慢的附上皮肤细腻的肌理,却没有半分暧昧的意味。

      因为他和“他”之间似乎很熟悉,很熟悉
——你所思,我所忆,彼此心如明镜。

      叶修就那样很自然的被拉着往前走,恍惚间,他只感觉那掌心的温度真实而令人心安,温暖的让人几乎落泪,好像很久以前他就期盼过这份温暖一样。

      然后……

      他不记得了。



      叶修感觉脑中一片混沌,像是被人用重物撞击过,有尖锐而闷重的疼痛缓慢层叠的蔓延开来,全身酥麻无力,四肢沉重不堪,他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好像被抽光了所有力气。
      这时,有人按住了他的肩,动作轻柔,却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意味:“别动,Master。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是躺在床上再休息一会比较好。” 

      叶修愣了愣,他的大脑缓慢地分解着这句话,明明每个字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组合在一起却反而让他不明其理。 

      而那人似乎也明白他现在的状况,他,不,应该是他们,横坐在床边,两张相同模样的精致面容上露出了好看的微笑。他们纤细白嫩的双手同时抚上叶修的双眸,尾音带着模糊的笑意:“Master,我是君莫笑/一叶之秋。” 

      那是叶修在彻底陷入沉睡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待叶修完全入睡后,原本在温柔微笑着的少年们,很快就恢复了清冷的面无表情。

      有着莹白长发和金色双眸、自称为一叶之秋的少年,微微眯起了他类似兽瞳的眼眸:“Master他虽然醒了,但是……” 


      另一个墨发墨瞳、自称为君莫笑的少年也皱起了好看的眉:“但似乎还是失去了记忆。”
      

      “那只能那样做了,虽然还是有些不甘,但……”
    

      “恩。”




  
 
    希望叶修能在他的世界里也被温柔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