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烨

「——是鹤呀」

【all叶】非典型联觉症(上)


·轻喷


「愿你也能与之共享」
「他所感的斑斓世界」

0.
叶修从小就知道,自己与他人与众不同。
将他的症状通俗来讲,大概就是脑子有病。

1.
叶修是一个怪人。
这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从出生的第一声啼哭后便不像其他婴儿一样不时以嚎啕大哭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在大人拿来玩具时也不会吮着手指吸溜口水傻笑。


他永远只是安静的望着天花板发呆,亦或是闭上眼睛,在大人细细碎碎的交谈声中沉沉入睡。
就算是因为大人疏忽而忘记了喂奶,他也只是轻轻地发出小猫般的呜咽声,然后睁着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如一泓秋水般干净澄澈。威严如叶父也只有边捂胸边泡奶粉的份。


但若想让他笑,其实也很简单。


在同胎弟弟叶秋哇哇啼哭的时候,叶修总是眯着眼睛,小小的嘴角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那便是在笑了。


幼时的叶修笑起来还是很可爱的。就像是餍足的小猫,懒洋洋的半阖着眼,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那模样出现在一个婴儿脸上显然是十分稀奇的,但在叶修肉嘟嘟的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却真的可以说是十分可爱了。


就像是吃了可爱多似的。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知道善用卖萌这一必杀技,叶修在大院里一直是很吃香的。


就算叶家实行穷养政策,严格规划叶修叶秋每星期的奶糖量,叶修还是每次都可以在看似严厉的保姆手中得到比叶秋多一倍的糖。

叶修嚼着大白兔,弹了弹气鼓鼓的叶秋,歪着头问他怎么了。


叶秋被弹后果然炸了毛,他恶狠狠的瞪了叶修一眼,扭过头去不说话。


啧。


叶修老神在在地摇了摇头,把叶秋原本整整齐齐的头发揉的乱作一团,似笑非笑。


“嫉妒哥哥我的人气了?”
“才……才没有呢!”


好的,在叶哥话下破功的小秋秋这回不瞪人,改转红耳朵了。


叶修摸了摸下巴,觉得叶秋这幅模样甚是可爱。

但这时的叶修还只是一个有点狡黠但本质还是十分纯良的好少年,他虽然觉得可爱,但还是没有继续逗下去。


当然,如果是大叶修的话就不一定了。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掏出糖果、拆掉包装、喂入叶秋嘴里这一系列动作,速度之快动作之准简直就像是为了日后打游戏的高超手速埋下伏笔。


叶秋的脸瞬间爆红,也为他日后兄控属性的开启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一石二鸟一举两得。


不愧是叶神。


啪啪啪。

2.
叶修懒懒散散的倚在苏沐秋的身上,对着他游戏里正在制作的武器大有一番指点江山的意味。


“你做完这单后我要吃糖醋排骨。”


叶修砸吧砸吧嘴,自从来到杭州以后,他一直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他当年在北京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想想东坡肉荷叶粉蒸肉西湖醋鱼糖醋排骨龙井虾仁,他就觉得自己以前在帝都只能吃灰尘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地用力戳了戳叶修,语气中满是恨铁不成钢。


“没钱。”
“所以你做完这单不就有钱了?沐橙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要吃肉来补补了。”


叶修一边说,一边觉得苏沐秋的声音真好听。
也很好吃。


唔……叶修心不在焉的敲着键盘,心中有的没的想着——叶秋的声音是牛奶味的、妈妈的声音是红茶味的、爸爸的是龙井茶味的……想到这叶修心里吐了吐嘴,又苦又涩,难吃。


小点的是草莓软糖——好好吃的,就是有点腻。


沐橙是橘子味的——和她的名字也是很和,酸酸甜甜,就像是她本人一样甜美乖巧,但偶尔也会任性一下。


而沐秋——叶修抬头看了一眼觉得叶修的话很有道理正在激烈挣扎的苏沐秋,就像是偷吃到糖的孩子一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茉莉花的味道。


很香、很甜。


很美好。


苏沐秋抬头看着偷笑的叶修,心中也不恼。只是觉得他的小少爷笑起来的样子可真好看。


他可以看一辈子。



叶修看着电脑上荣耀的最新公告,心里顿时一声疙瘩。


他急匆匆的跑出房去,跑到他们常来的网吧里,看着专注看着电脑的苏沐秋,心中没由来的慌乱起来。


叶修戳了戳苏沐秋,小声问他有没有看过荣耀的公告了。


苏沐秋没有回答。


叶修抿了抿唇,他知道苏沐秋在『千机』的上面花了多少心血,对于散人这一职业赋予的期待又有多高。


就连他这半个旁观者,想想就觉得心里好像被针扎了一样,疼痛在心尖一点一点蔓延开来。
那他该有多疼。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叶修竟也有些逃避似的不敢去想。


仿佛时间也凝固了,慢慢层累着寒冷的气息。
直到一束光撒进来,小小的隔间也被照的光辉烨烨。


然后苏沐秋就慢慢转过头来,缓缓扬起一个微笑。


他说——


一切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一时间叶修只觉得天地仿佛也被铺天盖地芬郁无端的茉莉花香所笼盖,那样深重的香味简直快要让他窒息。


但是他却差点红了眼眶。


他扑过去抱住苏沐秋,一字一顿的说:


“好,我陪你从头再来。”



3.
喻文州笑着问叶修:“要喝什么?前辈。”


叶修懒洋洋的摊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随便,只要不是茉莉花味的。”


喻文州本来已经伸向茉莉花茶茶罐的手顿了顿,然后转身对叶修歉意一笑:“抱歉前辈,没有茶叶了,白开水可以吗?”


叶修点了点头,忽然对面前这个谦和有礼的后辈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当然,主要还是对他的〖味道〗。


唔唔唔这个超级好吃。


是蓝莓黑森林呢!


叶修对他的初始好感度在喻文州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立刻飙升了五个百分点。


倒水声的味道一直难以形容。

就像是被稀释过的柠檬水,淡到极点。


嘉世小队长砸吧砸吧嘴,心中第无数次吐槽着自己的特异功能。

又不能吃饱,要它何用。


小队长鼓起两颊往里吸气,一旁的喻文州看着好笑,心中那一点点惨败的抑郁也不知不觉消散殆尽。


他递过水,看着一整摊摊在椅子里就像要化成水的嘉世斗神,心中被异样的情绪填充着。


那么多复杂的情感,像是那一点点微妙自欺欺人的迷茫与不安、影影绰绰的酸涩与疼痛与见到联盟联盟斗神的……说是是喜悦也不为过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像是单纯的白开水染上层层蕾蕾的灰色,却又有绚烂的红色参杂。


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呢。


喻文州想,心里好像有一个小人在轻笑。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呢。


那个荣耀里威风凛凛的嘉世斗神。


他这样想着,转身问向叶修:“前辈如果现在去食堂说不定还可以吃到副队做的饭呢。”为什么要跟来我的宿舍呢。


叶修眯着眼似笑非笑,像是知道喻文州的内心吐槽,语气十分的欠揍:“为了不让被前辈惨虐的后辈从此失去信心躲在被子里哭鼻子,我这才痛下决心来安慰后辈啊。


你们副队的饭全是蔬菜以及蔬菜绿油油简直是拿来喂兔子的谁要吃啊。


被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嘉世副队宠上天的小队长这样任性的想到。


喻文州闻言,露出了一个非常好看的微笑。


“那我给前辈下面条吧。”


“好啊。”叶修完全没有意识到吃人嘴短这一点,一边暗搓搓吃着蓝莓黑森林,一边有些讨好的对喻文州笑了笑:“文州啊,给我多加一个蛋好不好?”


“好。”



额……先放一点吧

评论(9)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