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烨

「——是鹤呀」

【all叶】非典型联觉症(中)

·轻喷

·时间线混乱的日常

「愿你也能与之共享」
「他所感的斑斓世界」

(ps:私设叶神听到声音嘴中会尝出食物的味道,「联觉」可转百度搜索)

4.

叶修翻了个白眼,迅速夹了个生煎塞到黄少天嘴里,终于给世间一个清静。

叶修长叹一声。

虽然柠檬苏打水的确很清爽、很好喝,但是任何一样食物当你重复千百遍连续不断的被强制品尝后,大概也会避之不及吧。

大概以后我闻到苏打水的味道就想吐了吧,叶修这样第无数次想到。

黄·等于五百个女人·少天气鼓鼓地瞪了叶修一眼,艰难的嚼啊嚼,终于把最后一口咽了下去便恶狠狠朝叶修道:“你是想堵死我吗!”

一杯水便递到了他的手边。

待黄少天喝完一口又想说些什么,一个虾饺便又塞到了他的嘴里。

黄少天:……

叶修看他这样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立刻大爆手速拿起一旁黄少天的手机拍下来发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_^前辈看起来很开心呢。」

叶修反倒有些惊讶,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笑着回了他。

「叶修:文州你是怎么从一张少天的照片里看出我很开心的?[皱眉]不过文州大大你不是还在蓝雨处理事务吗,小心我去你老板那里告你消极怠工哦。[微笑]」

发完也不等喻文州回复便迅速下了qq ,从相册里删了照片,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

“老叶你刚刚拿我手机干嘛呢,”黄少天喝了口水,也没怎么在意,一只手支在桌子上撑着头,歪头看着叶修,“你定的几点的机票?”

“晚上九点。”叶修伸了伸懒腰,懒洋洋地摊在沙发上不动了。随着黄少天的话语,柠檬苏打水淡淡的酸味在他的嘴中蔓延,但冰凉的甘甜很快便从喉间向下冲去,便只有微甜的清爽在他的嘴中安营扎寨。

黄少天见状便从沙发那边挤了过来,蹭了蹭叶修,“老叶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就不能留下来过夜吗?”

叶修挑了挑眉,推了推黄少天,到也纵容了他这个不太适宜的亲密举动:“不能,晚了老板娘要骂人的。大热天你挤过来干嘛……中饭外面还是家里吃?”

窗外深深浅浅的浅蓝色铺满了整个天穹,有几朵絮状的白云悠悠的飘荡着。

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窗,洒在叶修身上,让他有了那么一点透明的意味,连同唇角未消散的笑意也模糊了起来。

黄少天自然的半靠在他身上,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舞着,透亮的光将他手指细小的绒毛显得纤毫毕露。

“你刚吃饱又想着中饭啊……队长说他中午回来做饭,问你想吃什么?”

“红烧鲤鱼……煲仔饭。”叶修掰着手指头懒洋洋说到。

黄少天飞快发给喻文州后便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现在才六点半……正好我今天休假,我们去约会吧。”

叶修嘴唇一翻:“那文州怎么办?何况这么热的天出去是想要热死我吗?不去。”

黄少天视线上移,看了看窗外热烈的日光,此起彼伏的蝉鸣从玻璃窗里透了进来,还可以听到声嘶力竭的余音。

“队长肯定不会介意的,毕竟上次夏休他不是去找你了嘛。那我们回家吧,在荣耀里约会也成。”

说着他便站起身来,拍平皱起的衣褶,给叶修递了一只手。叶修借力站了起来,抬起手臂遮了遮虚幻的阳光,回头对着黄少天扬眉一笑:

“好啊。”

柠檬苏打水果然是饭后清嘴第一良饮啊。

5.

叶修倚在巨大的深灰色木柜上,看上去懒洋洋的。他轻叼着烟,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头微侧着,微长的黑色刘海轻轻扫过下垂的眼睫,双唇间的火光明灭,在一片黑暗中映照出他形状优美的下颌与微微露出点牙齿的上下唇瓣。

周泽楷怔怔的看着叶修,那只拿着杯子的手悬在空中,杯中的牛奶飘散着若有若无的白气。

叶修像是注意到了他,唇角微挑,对他说:“小周。”

薄薄的白色烟雾从他眼旁抚过,他纯粹的金色眼睛里跳跃着明灭不定的橘红色火光,眼中蕴着一个小小的亮点,像是升着一轮小太阳。干净的仿佛不染纤尘,容纳着窗外沉寂而又喧闹的万家灯火。

“怎么不开灯?”周泽楷这样问道,却没有随之打开伸手可触的电灯开关。

“刚刚在发呆。”叶修上前走了几步,顺手接过周泽楷递来的牛奶,将烟压灭在前面桌上的烟灰缸里,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焦糖玛奇朵略甜的苦味和牛奶的奶香味奇妙的混合在了一起,叶修轻轻扫了一下牙龈,他盯着玻璃杯的内壁发呆,沐橙倒是很喜欢焦糖玛奇朵呢,如果她也像我这样说不定会被小周用声音拐跑……如果小周话再多一点就好了,最好和少天中和一下,再加上文州的蓝莓黑森林和大眼儿的……完美!

周泽楷给完牛奶后就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叶修。

叶修在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会变得特别安静。这种安静不是指他一句话也不说,存在感也降到冰点的无声无息。恰恰相反的是,他安静的时候像是在黑暗中孑然摇曳的烛光,那样悄无声息,却又让人移不开眼。仿佛怀抱着一腔的意气风发少年热忱,但又不紧不慢胜券在握。

他迷人的地方就在于他在明知付出不一定会获得等价的回报的前提下仍能投入绝对的精力。平日里明明一直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死宅模样,但真正决定做一件事时又专注到一种可怕的程度,始终带着那么一点纯粹的少年心性和撞破南墙不回头的倔强。

周泽楷最喜欢的就是他这一点。

叶修喝牛奶的模样很好看。叶修身上有一种刻入骨髓的良好教养,比如他在乘扶梯时会自觉靠右、吃东西时不会发出声音。叶修的吃相很好,这时候的他会流露出那么一点与平时截然不同温顺的意味来,即使吃的很快,一举一动都无意中透露出一丝无声的优雅。

他微微垂下头喝完了牛奶,随手将杯子放在桌上,便懒洋洋的靠着桌子侧头看向了窗外。

周泽楷瞥了一眼杯子,嗯,果然是一滴不剩。

于是他也侧过头看着窗外。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向是很安静的。

倒也不是因为周泽楷不爱说话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叶修本身也是个很懒不爱说话的人,但更多的是因为他们俩在生活方式甚至是为人处事上的无言默契。

窗外的夜景很美。

各色的霓虹灯照亮了整个城市,勾勒出了分明的交界线,窗外车水马龙人流交织,哄然的嘈杂被阻隔在窗外,只有一星半点的片言只语在高楼的消融下存活。

周泽楷看了一会便慢慢走到叶修身后,环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闷闷的说:“瘦了。”像极了孩子生闷气般的撒娇。

得,焦糖玛奇朵的甜味开始泛苦了。

叶修把手搭在他的手上缓缓摩挲着,语气中带上了一点哄人般的笑意:“这不是没办法嘛,我们兴欣才刚起步,我需要操心的地方可多了。不过我会注意的。”

周泽楷把头又往下埋深了一点,叶修的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淡淡的烟草味。

“轮回这个赛季打的很好啊。”叶修站了一会儿就没什么力气了,带着周泽楷往沙发上移。

周泽楷坐上沙发,让叶修躺到了自己身上。叶修顺势一躺,抬头便刚好可以对上周泽楷如同黑曜石般的漂亮眼睛。

周泽楷低头看着叶修头顶小小的发旋组织着语言,房间里便只有空调带着湿意的嗡嗡声在循环播放。

“……会得冠军。”

“哈……野心不小嘛。”叶修轻笑一声,“等着哥回来虐你吧。”

“……前辈,加油。”

焦糖玛奇朵的奶油化开,温热的液体从喉头淌过,在心头打了个小转。

叶修愣了愣,转而笑了起来,他抬头撞上猝不及防的周泽楷,伸手揉了揉他的脸,漂亮的下眼垂里氤氲着金色的湿气。

“好。”



稍微改了一下……还有两个人。

可以猜猜看w

(没有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咸鱼作者就要死了x说起来喻黄叶真的就那么冷吗qvq那我就只能自割腿肉啦


评论(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