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烨

「——是鹤呀」

【all叶】非典型联觉症(下)

·轻喷

·时间线混乱的日常

「愿你也能与之共享」
「他所感的斑斓世界」

(ps:私设叶神听到声音嘴中会尝出食物的味道,「联觉」可转百度搜索)

6.
房间很暗,拉拢窗帘间的一条小缝隐隐投下一缕光来,可以窥见远处山麓的零星亮光。靠着窗户的床柜上开着一盏读书灯,一晕的暖橙色灯光打在叶修身上,钩出了一道影影绰绰的边。

王杰希一只手搭在枕头上,支着头看着叶修,就着灯光数着叶修的睫毛。

叶修的睫毛很长,像是小勾子一样向上翘着,随着他的呼吸起伏微微抖动,挠的王杰希心里有点痒。

于是他的头微微向前,轻轻撩开叶修的刘海,在他的额上烙下一吻,浅尝辄止,像是轻飘飘的羽毛。

如果现在吻醒叶修,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他会因为得不到空气补给而醒来,眉头会微微皱起,他粉红的舌尖会拉出细长的津液,他的睫毛会像蝶翼一样上下扑闪,那双湿漉漉的眼睛里氤氲着金色的雾气,像是小猫一样微微眯起。

王杰希头微微后仰,电子钟上的4:58发出淡淡的莹蓝色的光。

于是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出国那段日子因为倒时差的缘故叶修的睡眠质量很差,他又是领队,天天对着各国选手的视频资料恨不得通宵达旦,而他们也知道他是一个怎样认真负责性格倔强的人,每每到了睡觉的时候总要一群人连番上阵才能把他拖去床上。

王杰希到后来才知道,在第八赛季的那个全明星周末,他的无言付出,也被这个人察觉,在无人响应的赛场献上了唯二的赞美掌声。

王杰希一直觉得他很幸运,他的付出和牺牲得到了应有的理解和筹报,他有值得信任的团队,有足够优秀的继承者。而付出比起他来有过而不及的叶修,却要遭受团队分崩离析的苦楚,不受人们理解,被众人谩骂,被战队抛弃。

王杰希有多爱他,就有多心疼他。

可是叶修不需要任何一个人的心疼。

他忽然想起了某个冬天,那时的叶修仍叫叶秋。微草客场嘉世,他作为备受期待的新人随队出征,却惨败于那时仍然意气风发的嘉世斗神的战矛之下。

在通往赛场的通道里他与队友迎面遇上了嘉世的队伍,他面上不露声色的寻找着叶秋,直觉却告诉他——叶秋不在。

那时的他心里涌起了一丝隐约的失落,却因为落下了手表回身,看到了蹲在选手通道默默抽着烟的叶秋。

影影绰绰的火光照亮了他的面容,叼着烟的唇形无比优美。

是他。王杰希自己也为自己的判断感到错愕。明明面前的人没有穿着嘉世队服,而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嘉世那位赫赫有名的小队长,但是当他的视线落在那个人的身上,他就再也移不开眼了。

于是他叫到:“叶秋前辈。”

那人似是没想到有人会认出他,微微睁大眼睛看着他的样子有点可爱。

“林杰家的孩子……没见过啊,青训营的?”

王杰希点了点头。

叶秋眯着眼将头探向他,王杰希心里跳了一下,然后叶秋忽然笑了一声。

“哈……”他的吐气声在空旷的黑暗里显得突兀而又自然,有轻轻的回声在通道里转折碰撞。

“……前辈?”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好玩的事,下次有机会就讲给你听吧。”叶秋忽然直起身来,拍了拍衣服。

“不过现在,我得走啦。”他与王杰希错身而过,在那一瞬,他伸出手拍了拍王杰希,像是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然后薄薄的声音便擦着王杰希的耳朵,消散在了空荡的通道里。

“你以后的路大概会很难走,所以加油吧。”

他后来的确是很苦。初出茅庐就担负起微草的未来的他,终于还是没有辜负那位高瞻远瞩的初代队长,无可阻挠的,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王杰希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叶修,像是在和谁置气一样,嘴角悄悄扬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

他实在撑不住了,嘴无声的张开,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

他轻轻的凑过去吻上叶修,舌尖轻盈的扫过一圈,很快退了出来。

他满足的轻叹一声:“我爱你,叶修。”

叶修朦朦胧胧的感觉到有一丝苦味漫入他的口中,而入口即化的奶油伴着抹茶独特的甜味,厚重而温柔,像是一片羽毛轻飘飘落在了他的心尖,悠悠的打了个旋儿。

于是他把头在枕头里埋得更深了,而王杰希看到这样的叶修笑了笑,探身关掉了灯。

“晚安。”

7.
张佳乐心虚的把他和叶修的口罩往上拉了拉,确认就算是大孙来了也保证认不出来,才小心从猫眼里看了一眼,确认外面没人后,才拉着叶修的手从门里走了出来。

叶修看他这样儿,嗤笑一声:“用得着这么夸张吗乐乐,你不会是上次在机场被粉丝们追怕了吧~”

张佳乐一听到他说这件事就差点炸毛。其实事情的起因很简单,那次他和叶修溜去澳大利亚去找吴雪峰玩,回来的时候却因为叶修一个脑抽摘下了墨镜被粉丝追了三条街,差点跑断腿才窜到了条小巷里摆脱了追兵,被得到消息匆匆赶来的孙哲平救了下来。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张佳乐幼稚的咧了咧嘴,张牙舞爪的扑到叶修身上,托起他的脸使劲揉了揉。

草莓味的奶油在嘴中化开,但是汽水的味道却与也同其奇妙的混合在了一起,恰到好处的甜与薄薄的奶香,微暖的醇厚与浅薄的冰凉,叶修忍不住舔了舔牙——简直是犯规级别的好吃啊,乐乐的声音。

叶修嘴唇一翻,拍开了他的爪子:“那哪能怪我啊张佳乐大大,谁叫你给我的墨镜那么大,在我脸上晃晃悠悠的难受死了。”

“你就得了吧。”张佳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不习惯戴墨镜就直说,那墨镜分明是叶秋的,他的东西带在你脸上还能大?”

叶修挑了挑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张佳乐猝不及防地猛拉下帽子。

他抬头就看见张佳乐两指夹着手机晃了晃,逆光冲他眨了眨眼:“我去开车,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阳光在他束起来的发上镀上了薄薄的浅金色光晕,眉眼间都是柔软的笑意。

奇妙的奶油味像是涂抹在吐司上的黄油在空气中发酿,叶修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推了推他的肩,像是故意似的拉长语调:“快点——”

张佳乐一边跑一边回头冲他挥了挥手,风敲击碰撞着两侧笔直苍翠的竹林,在他身上漏下暖黄色的光斑。竹叶晃动的沙沙声像是大海拍案连绵不绝的波涛。伴着植物清香的柔软米饭是温润的糯香,叶修无意识的咀嚼着,比起松柏的声音——苦涩的茶叶而言,果然竹子的声音是最好吃的啊。

其实当叶修看到面前的黑色山地车是拒绝的。

“……你确定我们要乘这个去‘游湖’?”叶修仿佛变成了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张佳乐奇怪的撇了一眼叶修:“难道我还要开车去啊——快点上车。”

失去梦想变成咸鱼的叶修还想要垂死挣扎一下:“我很重的!”

张佳乐扬了扬眉:“放心好了,我车技很好的,绝不会让你摔下来。”

“……”叶修认命的坐上车,哇这车还在晃,他紧张的搂住了张佳乐的腰,“那我的命可就交给你了。”

张佳乐好像是笑了一下,他安抚似的摸了摸叶修的手,面颊上的笑意被云层漏下来的光照的很温柔。

“走啦——”

The end.



虽然乐乐那篇短了点(还有些没写

但是实在是写的很开心啊♡

有史以来第一篇真正意义上完结的all叶文!(你还好意思说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