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烨

「——是鹤呀」

「幽无」玫瑰海(一)

·ooc,狗血,流水账,充满我流幻想产物(

·现代paro
·著名箜篌演奏家×财阀大小姐

01.

幽谷倚在门上。他逆着光,阳光洒在他身上,随风而动的窗帘投下流动的大片光芒和阴影,像是在呼吸般从他的锁骨淌到衣领,再从衣领流到足间。

他安静地看着房间内无剑收拾着远行的行装,平日里沉静的少女无意识的露出笑容,一头罕见的白发在日光中偶尔折射出炫目的光晕。

看了会儿,他忽然走过去,从背后搂住少女。他无比亲昵的贴住少女的面颊,耳垂上的红宝石耳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少女侧过头来吻他,他温柔地吻住她的唇瓣,眼眸里似有千般柔情。

易拉罐打开的嘶嘶声,杯内冰块的沉浮碰撞,汽水内上涌的气泡破裂,蝉鸣声,呼吸声,像是很久以前某个夏日的剪影里盛放的烟火雀跃的轰鸣。

于是恍惚之中,无剑在亲吻的间隙间,突如其来地想起了久远的过去。



02.

周遭一片漆黑,只有昏黄的灯光像薄纱一般笼上舞台。

演奏者尚未登场,她百无聊赖地玩弄着手机。空调冷气打的有些低,于是她向下拉低了裙摆,手指白皙的就像是上好的玉石。

不是过分安静,而是偶尔有零星窃窃私语的环境实在是催人入眠。

她渐渐拢上眼眸,直至听见周遭沉寂下来,才慢慢抬起头,撩起了眼眸。

演奏者已经登台,他的长发被束在脑后,在灯光下有着几乎透明的质感。

他微低着头,缄默地垂下眼睫。

白色French cuffs,钻石袖扣,黑领带。他的眼睛是瑰丽的红色,面目无暇,眉眼皆可入画。

他轻柔的抬起手腕,手腕一扬,手指轻轻拨动了几下琴弦。

无剑这才注意到他手中的乐器,银白色,有漂亮的蝴蝶纹路,非常特殊的乐器,像是竖琴一般,却是双排弦。

正这样思考着,她视线上移,却猝不及防对上了男人的眼眸。

那真是一双非常美丽的眼睛。

绚烂的玫瑰海,日光下透彻的红色水晶,路易斯安那的火烈鸟,燃烧的虞美人,Mlesna的红茶与Maidenhair。

他微笑起来。

他的眼睫像是蝶翼扇动翅膀般翩飞,他低下头,指尖拨动起琴弦。

无剑垂下头,白发在黑暗中蒙上了灰暗的底色。

她闭上了眼。

所谓的「一见钟情」,大概就是当视线对上的那一刻,周遭万籁俱寂,天地尘埃落定,像是电流穿过全身,一道闪念划过脑际,便清楚的知道「就是这个人」。

03.

「我想吃冰激凌。」

走出圣母大教堂,无剑晃了晃幽谷的手,眼睛漂亮的像是流淌的星空。

幽谷看着那双眼睛,无端想起了方才在教堂里见到的天蓝与金色交相辉映的壁画,繁华美丽的艺术品仿佛是只存在于中世纪仲夏夜之梦中的海上浮沫,能隐约窥见当年辉煌一时的浮光掠影。

中世纪广场上人流如织,一股热潮扑面而来,片刻功夫两人身上便出了一层薄汗。

幽谷撑开Brigg,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道:「已经快要到12点了,不如我们直接去吃中饭吧。」

「嗯……那我看看trip advisor有什么推荐的餐厅吧。」

无剑快速的研究了一下。

「我们去吃这家吧。」

幽谷看了看无剑递来的手机,点了点头。

「我记得这家店的火锅挺好吃的。」

「那我们快走吧,今天也太热了吧……」

「好。」

幽谷从无剑的背包里拿出一件防晒衣递给她,看着她微微睁大的眼睛,弯了弯嘴角。

「你什么时候放包里的?」她直接把衣服从正面套上,遮住了暴露在日光下的双臂,便顺着导航往前走。

「在你研究带哪个牌子的防晒霜的时候。」幽谷跟在无剑的后面,遮阳伞投下的阴影笼住两人,在一片喧嚣中隔出了一方小天地,乳白色的日光融化成糖浆,粘黏着两人的脚步声,偶尔相错的视线,眉眼间的笑意,呼吸声,心跳声。

再拐个弯就是目的地了,无剑突然停下了脚步。

她狡黠的一弯眼角,踮起脚挽住幽谷的脖颈,用樱花一般的唇瓣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他,便一蹦一跳地跑向餐厅。

她整个人像白珍珠一样仿佛在发光,镀上了金边般熠熠生辉。

幽谷半眯起眼睛,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便慢慢向前走去。

他的双眸此时就像是燃烧着的红玫瑰,温柔得能将人溺死。

他弯起了眼角。

04.


幽谷睁开了眼。


日光透过蝉翼般的薄纱窗帘,飘雪一般在地毯上浅浅的铺了一层。

白墙壁,白地毯,白色大理石地板。


他从床上坐起,将两颊垂下的长发撩到脑后。

幽谷走下床,赤足踩在地毯上,按了按墙壁上的银色按钮。


窗帘同落地窗一同退向两侧,阳光畅通无阻地洒在他身上,他的面容俊美的如同神祗,眼睛就像是水晶杯里的Bloody Mary。


Blue Hawaii般的海面风平浪静,烟蓝色的天空上飘浮着几缕烟絮一般的云。

他看了一会儿,便转身走进了房内,穿好拖鞋下了楼。

走进厨房,他给餐桌上的盆栽浇了点水,然后从烟灰色的餐柜里取出一个青花瓷碗,一副白玉筷子,盛了碗银耳糯米粥,拿出手机,点开信息。

「这是你要的资料。」

幽谷点开他发来的文件。

他快速地浏览着,看着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


他长按屏幕把两张图片保存下来,并把它们设成了壁纸。

一张图片上的少女眉眼温顺,睫毛密而长,一袭Schiaparelli的蓝裙,粉藕一般的手指搭在小提琴上,清贵得就如同是云中鹤。

另一张上的少女似乎是在生日party,她笑弯了眼,面颊上还沾着白色的奶油,整个人温润而美丽,如同含苞待放的百合。


独孤财团的大小姐,多么高贵而美丽。

他突然低低的吃笑起来,微长的卷发贴在两颊,衬得他过于俊美的容颜多了几分Manjusaka般的妖艳,漂亮的近乎邪气。

他自言自语般的喃喃道:


「你是我的」


他突然像是被电流击中般微微睁大眼睛,修长的手指附在脸上,长长的睫羽穿过指缝,像是蝴蝶停驻于上。

他将手机关机,随意的放在桌上,轻轻往前一推,起身理了理衣服,身形漂亮的如同伸展开枝叶的白杨。



写着玩的,估计没人看就发出来啦

后续十分狗血,十有八九不会发出来了,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了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