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nk_白糖的烨烨烨烨

(抹泪)

【幽无】致爱丽丝(一发完)

·现代paro,依旧是我所钟爱的著名箜篌演奏家幽谷先生与独自在外留学的大小姐无剑
·黑,非常黑,十分occ病娇的幽谷,慎入,慎入,慎入。
·幽谷厨慎点(我可能是个假的幽谷厨……
-----------------------

「你是我的」

-----------------------

01.
无剑走下地铁,带上耳机,打开软件。

她收到一条私信,认为是寻常的音乐推送,点开来,却没有听到任何音乐声。

于是她点开推送者信息——幽谷箜篌,著名箜篌演奏家。

她捏着手机在原地站了会儿,长发像落雪一样贴住两颊,鸦羽一般的睫羽下是漂亮的如同流转星空般的眼睛。

她的长睫毛抖了抖,眼尾同淡墨横扫般向上撩起。

这是谁呢?他为什么会给我发私信呢?

突然,耳边像是有电流划过的嗤啦声,一道温柔的男声便清晰的在她耳畔响起。

那真是非常好听的声音,磁性优雅的如同童话里诱惑水手的塞壬的歌喉,而他的话音又像浸了蜜一般甜,光是一声轻呵,她的耳垂边烧起了如同蔷薇一般的颜色。

她像受到蛊惑般,忘却了脑中的疑问,只是凝神听了下去。

「听到这段音频的你,可能会疑惑我是谁,但我是谁,这并不重要,因为在之后,我便会向你自我介绍」

「虽然很突兀,但这之后的话语,确实是一段表白」

无剑抿了抿唇。

她权当这是一个玩笑,是软件随机发送的,为了聚集消费者的彩蛋。快速鼓动的心脏,使她忽略了他话语中的微妙的地方。

「你没有关掉软件呢,说明你是愿意接受我的表白了……那么,我就开始了」

「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你父亲的晚会上……你穿着高定的蓝色洋装,拿着草莓味的马卡龙,躲在阳台的盆栽后,脖颈洁白优雅的像天鹅,我看到你第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忍不住想到——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这是哪里来的小姑娘?漂亮的就像是一只落入凡尘的鹤,穿着和身畔的人一样昂贵的礼服,气质却与他们格格不入」

「虽然我知道,若是我来与你搭讪,你一定会睁大琉璃一般的眼睛,心里想着『他是谁』『他是怎么发现我的』,露出可爱的表情,故作老成的说出可爱的话——但那时我不想打扰你一个人的盛宴,也不想惊动你,若是你对我产生防备就不好了——毕竟你是那样漂亮的一只鹤,值得人花更长的时间,更多的耐心去捕获」

无剑的脖颈颤动了一下。

她开始相信,这的确是,对她一个人的告白。

她应该对他话中的只言片语有所警觉。

可是那人的声音实在是过于动听了,就如同是情人间的低语,温柔的像是能滴出水来,足以把任何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溺死在那醉人的情话里。

他的话音里带着笑意,像是颗裹着蜂蜜的糖,浓郁的玫瑰香层层叠叠的将她笼罩起来,她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危险。

于是,她就像是沉浸在猎人为她打造的最甜蜜的牢笼里的白鹤,从头到脚每一根羽毛都是顺滑的,没有挣扎,心甘情愿的坠入陷阱。

「晚会结束后,我向学长,也就是你的父亲询问了你——」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是那样优秀,连那样严苛的学长,谈起你时,神情都是自豪而骄傲的」

「可这不行。你的父亲,连同你的兄长,实在是太过爱你了」

「我要的是你。我要的,是你从头到脚,每一根毛发,每一块血肉,都是属于我的」

「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不被他人指染一丝一毫」

没等无剑反应过来,他便继续说了下去。

「于是我便查到,你有一个青梅竹马」

「你怎么可以,拥有除了我以外的人呢」

「用那——样美丽的微笑,俘虏别的人的心呢」

「那样美丽的微笑,只应该——对我一个人绽放啊」

无剑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寒毛乍竖。

「我嫉妒的都快疯了」

「于是我动用了一点小手段,把他变成了植物人」

“……………………啊”

「没想到你给我一个意外惊喜」

「你居然认为你的兄长与你的青梅竹马关系不和,是他们把他杀了」

「于是你便一个人赌气来到英国」

「其实以你兄长们的身份,想杀死一个人且不让你起疑,有太多的方法了。根本就不用选择车祸」

「我选择车祸,只不过是因为,这是能让他悄无声息死去的,最痛苦、最残忍的死法了」

「他能吸引你,只不过是因为他的那张脸而已吧?所以我把他的脸毁掉了」

「但是我没想到,你就算是到了英国,也是那么的受欢迎」

「我看看……一个、两个、三个……十个。他们给我提供了你的报告上,居然有十个跟你关系亲密的人」

「这可不行哦,我的鹤啊」

「所以我决定,我要亲自把你捉到我的身边」


听到这里,无剑忍不住全身发抖。

她死死地咬着嘴唇,踉踉跄跄的,拼命跑向公寓。

『要快点逃』

『快点给他们打电话』

『快点……』

她像是要逃离什么一样,颤抖着手摘掉耳机。

却还是听到了,来自癫狂者的最后的表白。

「我爱你」

「你是我的」



她手指僵硬的掏出钥匙,哆嗦着想要把它插入孔内。

『马上就好了!』

『马上……』

她终于拧开了把手。

如同鹤一般修长的脖颈,轻轻颤抖着。

突然,一只修长的、节骨分明的手,附上了她的手。

像是带着彼岸花般糜旎的香气,温柔的仿佛是,来自恶魔的耳语。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其实本来就只是最后一句话产生的脑洞()没想到一下子写了这么多
群里居然有人能接受这么黑的幽谷()所以发出来了
()本来有一个系列的……但是想想太ooc了我可能会被怼死……就只发这个了

被群里的人安慰了,很开心

评论(9)

热度(33)